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职职员宣誓理所当然 揽炒者出局天经地义

2021-05-14 20:02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前天,立法会高票通过《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订正)条例》(下称《宣誓条例》),条例将于本月21日刊宪正式生效。新例引入区议员须作出宣誓的规定,象征着揽炒派区议员将被DQ。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表现,如果任由违背誓言或不拥护香港基本法及效忠特区的议员持续留在区议会行家使职务,与有关条文精力不相符,也可能会侵害香港好处。

在任何国家,公职人员宣誓拥护宪法、效忠国家,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件。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基本法存在宪制地位,香港的公职人员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殊行政区,同样至理名言!然而,因为宣誓环节长期存在破绽,令反中乱港分子有机可乘,给香港平添了很多乱象。这次通过的条例是根本治理、拨乱反正的要害之举,也与完美选举制度彼此响应,值得称颂!《宣誓条例》实行后,任何不乐意宣誓的区议员将被DQ,揽炒者出局理所应该。

厘清"治港者须爱国"的法理逻辑

修订《宣誓条例》是为了落实"爱国者治港"。那么,中央为什么必定要强调"爱国者治港"?这是基于"一国两制"的大逻辑。

首先,"一国"是"两制"的根和源。早在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就香港问题进行会谈时,就已明确中国从1997年7月1日起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在主权问题上不磋商的余地。尔后,香港根本法明白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这十二个字并非"平起平坐","一国两制"居首,是基础和前提;"一国两制"四个字也非"分庭抗礼","一国"居首,也是基本和前提。必需遵守"一国"准则,才有"两制"可言。因而,那种撇开"一国"谈"两制"、撇开"一国"谈"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都是无稽之谈!

其次,唯爱国者才干遵循"一中"原则。由于"一国"是根和源,"港人治港"也就必定有正确的指向,不是任何港人都可以治港,只有港人当中那些酷爱祖国的人有资格治港。唯有爱国者,才会认同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准确掌握基本法的中心要义,分清哪些权力是中央直接行使的、哪些权力是中央授予香港特区行使的?依法用好公权,不越雷池一步,也才有可能全面精确地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确保不走样、不变形。

"爱国"和"爱港"并非对立的概念

香港回归以来,因为宪法和基本法教导的缺失,部分人构成了一个毛病的观点,将"爱国"和"爱港"对立起来,在反中乱港势力的鼓动下,但凡爱国者都被贴上"卖港"的标签,更是捣乱视听。

香港诚然与内地有良多不同,但"同属于一个中国"的定位是铁定的事实。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属于处所政权机构,三权之上还有中央的权力,香港特区无论怎么"特别",也不能"特别"到不否认"一中"原则、不承认中央权力的田地。

那些刻意把"爱国"和"爱港"对破起来的人,大抵能够分为三类:一是港英时期的"遗老"。这些人不满足香港回归祖国,但在历史发展的大势眼前又无可奈何,只能做小动作,用"民主""人权""自在"来说事,过分夸张"两制"之异、疏忽"一国"之同。二是本国势力在香港的政治代办人。这些人基于意识状态成见,从骨子里敌视内地的社会主义轨制,甘当美国等外部势力反华的"马前卒",为美国而战。三是局部本土着土偶士。这些人对内地的印象还停留在"文革"时代,对内地的发展变更缺少懂得,以为内地处处都落伍关闭,与香港心心相印,有一种自然的自卑感,毫无理据的鄙弃内地。

以上这三种人,固然起点不同,但独特之处就是排挤"一中",过火地看高本人的位置跟自己的"能量"。香港往何处去?在他们看来,仅仅是香港的750万人说了算,而疏忽了一个基础条件:香港属于中国。香港往何处去?是14亿中国人说了算!"爱国"和"爱港"是辩证同一的,不是对峙的。这同样是"一国两制"的大逻辑决议的。

区议会决不能成反中乱港平台

在厘清了以上两个情理之后,就轻易厘清区议会不能成为反中乱港平台的道理。  

区议会是干什么的?基本法第九十七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可设立非政权性的区域组织,接收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有关地域治理和其余事务的征询,或负责供给文明、康乐、环境?生等服务。"第九十八条订明:"区域组织的职权和组成方式由法律规定。"

当初,咱们要正本清源。区议会的功效定位,恰是源于基本法九十七条和九十八条。据此,须厘清以下两个问题:

其一,取消区议会参政议政资历合情、公道、正当。区议会长短政权性的区域组织,底本没有参政议政的职能;回归后,中心容许香港选举委员会设置若干区议员议席,本是一种善意,盼望扩展选委会的参加面、加强代表性,但反中乱港权势贪得无厌,将区议会变成了揽炒平台,在这种背景下,撤消区议会在选委会的议席,无懈可击!

其二,区议会波及公共事务,议员理当宣誓。有人认为,既然区议会不是政权机关,议员就不是公职职员,没有必要宣誓。这个意识是过错的。依照基本法九十七条的划定,区议会承当着诸多公共事务,做好这些事都要花钱,大部门是公帑。既然是公帑,每一分钱就必须用在正道上。假如区议会议员把公帑用在迫害国度保险、损坏香港繁华稳固的邪门歪道上,怎么办?应用公帑的事权,也是一种公共权力。控制这个权利的人同样需要宣誓拥戴基本法和尽忠香港特区。

香港繁荣稳定须要制度保障,《宣誓条例》的出台,是香港完善制度的主要一步,必将为香港繁荣稳定加了一把力。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讨院副院长、客座教学)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起源:至公网 作者:屠海鸣

  • 最热文章